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代号深海剧情介绍

《代号深海》的故事发生在民国上海滩,梁军是混迹于大上海三教九流游走于军统和黑市之间的特殊角色,在爱民医院的一次医闹事件中梁军遇到了失踪多年儿时青梅竹马的王玉梅,后来梁军经过王玉梅的感召,在组织的层层考 详情

《潜伏》里最经典的一句话是什么?

我喜欢的是 两根金条放在你面前,你能说出哪根是高尚的哪根是龌龊的吗? 有一种胜利叫撤退,有一种失败叫占领。http://tieba.baidu.com/f?kz=564044915 这里很多 不复制了1、没有人情的政治是短命的。 2、和平了,大家都是神仙。 3、人事即政治。 4、所信者听也,而听犹不可信。 5、信任是一种滑稽的好感,我求之却不得之。 6、神奇的一跳,正好跳到我的神经上,现在有点牙疼。(有人跳楼时) 7、嘴上全是主义,心头全是生意。 8、有没有无声的手枪?有无声手雷要吗? 9、恋爱就是说说话啊,拉拉手啊,散散步啊,就是我把你看成一个特殊的女人,你把我看成一个特殊的男人。恋爱就是钻玉米地。 10、以后就和平了,就没有什么主义了,只讲钱。 11、我们的敌人是空气,每一个窗户后面都有一双眼睛,每一片树叶后面都有一只耳朵。 12、吴站长:时间就像一头野驴,跑起来就不停…… 13、(李涯初次执行任务,因马奎突然出现而放了个哑炮)吴站长:本来是想露脸的,这下好了,把屁股露出来了。 14、(马奎被审讯时为自己辩护)陆桥山:你不去上海演电影真是太可惜了。 15、(翠平想去拉余则成的手,几次被余躲开,终究不敢,自恨)王翠平你这个二百五!(这个笑了一晚上……) 16、(吴站长看见从马奎家里搜出来的画,骂)峨眉峰(余则成代号),还TM独照? 17、(翠平和几位官太太打麻将)太太甲:四万。太太乙:幺鸡。翠平:八路(万)。 18、(翠平坐马奎的车去天津,半路上晕车,下车吐后)羊肉大饼,可惜了了。 19、(翠平刚到天津,马奎登门,临走时余翠二人送)翠平:马大哥慢走,有空来家里耍,炕上坐。 20、余则成:你的声音像一头母牛很有力量! 翠平:这还差不多, 我就喜欢牛。 21、余则成:你知道想刺杀汪精卫的有多少吗?成功的就那一个,有一个都进到卧室里了,打了十几枪没打死。 翠平:十几枪够打一场阻击战了。 22、(晚秋当年差点跟余则成在一块,翠平吃醋,两人互相讽刺) 翠平:哎呀,男人呀什么都不怕,就怕遇上个小妖精一样的女人,挤眉弄眼、 娇里娇气的。 晚秋: 嫂子,要说这男人在外面有女人啊,还得说明老婆笨。 翠平:也对,也对。 23、翠平对晚秋:你叫姐呢,咱俩是一家人,你叫嫂子呢,那你俩是一家人,反正我俩是一家人,你看着叫,什么都行。(之前晚秋一直叫翠平为“姐”,后来知道余则成是翠平丈夫,要改称呼) 24、余则成:能跟你商量个事吗,咱能生个嘴小点的闺女吗? 翠平:那咱们能生个眼睛大点的小子吗? 余则成:(笑)哦…… 25、(翠平想跟余则成学抄密电码)翠平:(轻声)我能学……这个么? 余则成:你说话有点像马太太。(马奎太太,上海人,说话温柔) 翠平:(恢复悍妇口气)谁说的! 26、(翠平跟余则成讲自己今天去学跳舞)余则成:学会了吗? 翠平:腿都拧成麻花了也没学会。 27、(余则成跟左蓝接头回来,翠平发现他身上有根长头发,怒)翠平:这头发是谁的?你找野女人去了?我要向上级汇报! 余则成:我就是你的上级,汇报吧。 28、(翠平念大字报,这部分还没看到,别处所见)余则成,大鸡蛋,我煮你!(原文:余则成,大笨蛋,我爱你) 29、翠平:听说有种手枪是无声的对吧? 余则成:嗯,有 翠平:那有无声机关枪么? 余则成:有无声手雷,你要吗? 30、(晚秋给翠平念诗)翠平:我死了算了,一句也听不懂。 31、(余则成看不起翠平以前干过的游击队队长)你不就是打个冷枪,埋个地雷,送个鸡毛信什么的。 32、(军调酒会,吴站长要求有妇女代表列席,让大家把太太接来充数,余则成说翠平)嘴大,长得也不进步。 33、余则成:你很像一个人。 翠平:谁? 余则成:林黛玉。 翠平:没听说过,你在外面哪认识的野女人吧



求电视剧《潜伏》经典台词!越多越好!

(余则成第一次“表扬”翠平) 余:事先经过思考,那就是进步了! (李涯向叛徒袁佩林表白他的职业理想) 李:这干这一行真不图立功受奖! 袁:那你图什么? 李:为党国消除所有的敌人,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抗日如此,反共也是如此! 袁:向你致敬! (袁佩林身亡,李涯向吴敬中辩白,吴反讥) 吴:我信任你,谁信任我呀?袁佩林是总部的金疙瘩,在我的手上升天了。本来想露脸,结果把屁股露出来了! (余则成和翠平临睡前聊天) 翠:站长太太老问,问我们为什么还不要孩子。我怎么说? 余:不是都口径一致了吗?就说怀不上。 翠:我是那么说的啊,但她说一定是你有问题! 余:(警觉地坐起)我有什么问题? 翠:她说的,你冲我瞪什么眼呀!我要说我有问题,她不得拉我去瞧大夫呀?你有问题多好啊,她又不能拉你去瞧大夫!你说是吧? 余:(发现自己过于紧张了)好好好,我有问题!我有问题行了吧? (翠平用被单蒙上头,笑出了声) (吴敬中曾经向余则成传授的经验) 余:做特工的一定要好奇,但是一定要装作不好奇的样子。 (吴敬中与余则成谈论保密局裁撤人员) 吴:其实从他们的身上也能看到我们自己的影子!在我们的眼睛里,他们是小人物;在国防部的眼睛里,我们就是个小人物。都会有这天的! 余:您太悲观了吧? 吴:(摇头)我为什么厚颜无耻地敲穆连成的竹杠啊?总要解甲归田的,给自己留条后路。说句难听点的话吧,要不为了这点特权,谁愿意做官啊?我相信,郑介民、毛人凤他们也是这么想。 吴太太:现在谁还卖苦力啊,戴笠到死也就混个陆军中将,还是追授的。 吴:“凝聚意志,保卫领袖”这八个字我研究了十五年啊,结果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吴敬中与走马上任的李涯谈论余则成) 吴;我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李:我的站长啊,这信任可是要有限度的! (吴敬中在会议上宣布保密局的诞生) 吴:从今天起,军统就与世长辞了。委员长给这个机构改了个名字,叫保密局。(深沉状)保密局,保密局怎么听着也不像军统那么高大! (翠平学习写字,心情烦躁,余则成在一旁安慰) 翠:学不会!写个字比捆牛都累! 余:别着急啊!你跟我说说,你都识什么字了? 翠:春,夏,秋,冬,东,西,南,北,中,发,白,万。(都是麻将牌) 余则成,太太,(指自己)翠平,钱。 (思索状) 翠:别着急啊,我想想!还有,吃,大,馒头!还有好多呢! 余:吃大馒头,还有好多呢!那不成饭桶了吗? 翠:你才饭桶呢! (看到马奎家里一幅画上的题字:“雪山千古冷,独照峨眉峰”,吴敬中冷语) 吴:峨眉峰,还TM独照!颇具浪漫主义气质,啊? (余则成无法将情报送出去,翠平跟着着急) 翠:我就是一个木头,还是朽了的!一点用也没有! 余:一颗子弹扣了扳机后,枪要把子弹头送出去,打死一个敌人,弹壳落在地上。时间长了,这个弹壳不见了,你能说这个弹壳没有作用吗? (翠平摇头) 余:不能吧!它有它的任务!没有弹壳,子弹是打不死敌人的。我们现在就是弹壳,没有我们,子弹是打不死敌人的! (八路军军调处参观觉悟社,邓铭对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爱情传奇发出感慨) 邓:革命的爱情分外浪漫呀! (同行的余则成和左蓝对视一眼,若有所感) (翠平对余则成批评自己的行为容易导致的后果不以为然) 翠:我也做过领导,领导好几十号人呢。我对犯错误的同志,从来都注意批评方式啊! 余:就你还方式呢?不就是在山里打个冷枪,埋个地雷,藏个鸡毛信什么的! 翠:你给我闭嘴啊!我也是枪林弹雨过来的,瞧不起我是吧?我还告诉你了,就你这样大吃大喝,收金收银,专靠打听小道消息混日子的人,我还瞧不起你呢! (吴敬中讽刺美国介入国共关系调解) 吴:美国人就愿意把自己装成天使! (余则成睡前照例摇床,以应付楼下的监视。翠平满不在乎) 翠:还用天天摇啊?那边的会计是个光棍,受得了吗?天天摇让人觉得你本事大啊? 余:(有点吃惊)看来你很懂啊! 翠:(不屑一顾)没见过配人,还没见过配牲口啊! (余则成告诉翠平工作的严峻性) 余:我们的敌人是空气,每一个窗户后面都有一双眼睛,每一片树叶后面都有一只耳朵。 (吴敬中在晚宴上,问众人为何选择吃西餐,陆桥山揣测) 陆:站长的意思,是不是就像蒋夫人说的那样,一个人要经过脱胎换骨的改造,才能进入新的生活呀? 吴:就是这个意思!八年的浴血奋战过去了,我们现在要抓紧时间享受生活,体会党国给予的恩惠!将来的浴血奋战,我们就更知道为谁而战! (翠平第一次坐轿车,十分新奇与兴奋,忍不住恭维马奎) 翠:马队长一看就是有本事的人,能驾洋车。头回坐这家伙,这四个轮子就是不赖。马队长,你让我驾会行吧? (余则成啼笑皆非) (余则成离开南京,在返回重庆的列车上的画外音) 音:四个月前,他离开重庆是去惩罚背叛者;而返回重庆的时候,他却成了背叛者。尽管他和李海丰那种汉奸不一样,但是在军统法度中,都是一样的死罪。他头脑中突然跳出后悔的念头,但随之就被左蓝的笑容取代了。 吴:没有人情的政治是短命的 谢:如果你一~~~枪打不死我,我又活~~~过来了,咱俩还~~~~能做生意,只~~~~要价格公道。 谢:现在有两根金条摆在这,你告诉我哪一根是高尚的,哪一根是龌龊的? 谢:你看现在那些为官的,嘴上都是主义,这心里全是生意。 (李涯问谢若林你脑子里除了钱还有什么?) 谢:成就感啊